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(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芭芭农场)

2023年1月1日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(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芭芭农场)已关闭评论251字数 1982阅读6分36秒阅读模式

酸甜苦辣咸,五味里面,酸是被放在第一位的。

看来,酸是人生中避免不了的。

小孩子们是最喜欢吃甜的东西的,甜甜的糖块、水果、点心、甜秸秆等等,都是我们童年时最爱吃、最渴望吃到的。对于酸的东西,说不上喜欢吃,但小孩子毕竟好奇,在没有香甜可口的东西可吃的情况下,对于酸的东西也是乐于去尝试的。在那个物资条件及其稀缺的年代,可以吃的酸的东西其实也是屈指可数。

小学时,记得老师讲关于曹操的故事,讲到“望梅止渴”这个成语,我和我的同学们没有什么口舌反应,因为北方没有梅子树,大家都没有见过梅子,更没有吃过梅子,无论如何也体验不出曹操的士兵们望梅止渴的情形。不过,倒是因此知道南方还有一种叫梅子的东西,酸甜多汁很好吃。酸梅子虽然没有吃过,酸杏子倒是吃过的。就是那种还没有熟的青杏,小小的,扁扁的,还没有长成个儿呢,颜色是可爱的青绿色,也不知道小伙伴从哪儿弄来的,当时整个村子里就没有几棵杏树。把小青杏如获至宝般地攥在掌心里,宝贝一会后才用手指捏着,拿到嘴边,用小舌头舔舔,然后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小口,酸得龇牙咧嘴之后,依然会再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口,又是一阵龇牙咧嘴,还互相做着鬼脸……就这样,一颗小小的青杏也会让童年时的我们这么快乐上半天。

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(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芭芭农场)

苹果没有成熟正式上市的时候,集市上还有一种青苹果卖。所谓的青苹果就是刮风下雨落下来的苹果,大人们通常把这种苹果称为“树落子”,从那青绿色的颜色上也能看出,离成熟还有一段距离呢,这种苹果口感当然不会多么好,吃起来味道酸酸的不说,还会带些淡淡的青涩。即使是这样的青涩苹果也难得吃到呢!有些大人过日子手紧,不愿意花这份钱,有些大人觉得价格便宜,会买回来一些给孩子解解馋虫儿。那些吃不到青苹果的孩子,看着酸得皱着眉头的伙伴,也羡慕得流口水呢!

春天到秋天的日子里,田野算是我们乡村孩子童年时代的游乐场了,虽然人人都带着大人交给的任务,比如给家里的猪啊羊儿啊的割草啦等等。在割草的时候我们会遇到这样一种草,我们叫它“兔子酸”,叶子摸起来有些绵软,长长的,形状还真有些像兔子的耳朵,这种草嚼起来酸酸的,咋吃感觉特别酸,可是吃上几口后就会感觉还很好吃。这种草为什么会叫“兔子酸”呢?是兔子喜欢吃吗?我问过母亲,问过奶奶,还问过村里的老师,他们都说不知道。野兔吃不吃这种兔子酸草我们见不到,自家养的小兔反正吃不到,因为在拔草的时候早就被我们先嚼吧嚼吧地给吃了。关于这种兔子酸,还有个小歌谣:“兔子酸,酸兔子,酸得兔子掉裤子。”不知道是哪个促狭鬼编排的,这小歌谣其实是带点嘲弄人的意思,想想,兔子又不穿衣服怎么会掉裤子呢?是把吃这种酸草的人比作了兔子呢!不过,小孩子们对这点并不在乎,经常边嚼着兔子酸草叶,嘴里还边念叨着这歌谣呢。有怕酸的小伙伴,看到别的小伙伴津津有味地嚼着兔子酸草叶,也会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念唱这歌谣。这种兔子酸我们小孩子还是喜欢吃的。其实,有不少大人们看见了这种兔子酸也会掐几片叶子,放到嘴里咀嚼一通。

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(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芭芭农场)

在田野里还有一种草棵儿,长着绿绿的不大不小的叶子,开着不起眼的黄色小花儿,看起来是很普普通通的一种野草呢!可是,等这种草棵儿结出一颗颗像灯笼一样的果实,在我们的眼里那可就一点也不普通啦!在没有成熟的时候,这小灯笼是绿色的,撕开这层薄薄的绿色灯笼,里面是一颗圆圆的绿色的小浆果,这个时候的浆果是不能吃的,又酸又苦涩。等成熟之后,一盏盏小绿灯笼就变成了可爱的小白纱灯笼,里面的浆果也变成了黄色的,在灯笼里面若隐若现,仿佛在和我们躲着猫猫。这种草,我们叫它“酸酸泵”(音)。成熟了的酸酸泵吃起来又酸又甜,还是挺好吃的。每每在田野里见到这种小白纱灯笼,就开心地一颗一颗摘下来,装到口袋里,可以放上一段时间,慢慢地享受呢。

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(青苹果是还没有成熟的苹果吗芭芭农场)

记得有一段时间,流行这样一种说法,说是小孩子喝醋能够预防脑膜炎。脑膜炎在当时是大病,还是很可怕的病,想想,谁家的大人愿意自己的孩子得脑膜炎啊,小孩子们呢,当然就更不愿意生病啦,每天生龙活虎的、快快乐乐地和伙伴们上学、玩耍多爽啊!当时的人们,对于这脑膜炎更有一种偏见,以为得了这病脑子就会有问题,嗯,就是会变成傻子。而醋,当然不能像喝白开水一样咕咚咕咚地喝,喝多了身体受不了不说,大人的钱包也受不了啊!于是,上小学的小孩子们手上就多了一个小瓶子,一般是那种喝糖浆的小瓶子,小瓶子里装着半瓶子醋,瓶盖上钻一个眼,一根细细的带孔的塑料绳穿过,用嘴含住塑料绳吮吸,小瓶子里的醋就缓缓地进入到嘴里。虽然说是为了预防长病,对于小孩子们倒是多了一件娱乐事。我当时也曾抱着一个糖浆瓶子喝醋,倒进去醋之后,还趁父母不在家偷偷地往瓶子里滴了几滴香油,手头上正好还有一块一直没舍得吃的奶糖,也放进了瓶子里,于是,我的糖浆瓶子里的醋,又酸又甜又香,好喝得不得了。

哦,童年的那些酸,那些酸涩的童年,现在的我想起来,心里依然是酸酸的,涩涩的。

壹点号雨兰诗文书画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养殖技术
  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97631123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ll66.com/4418.html